看破:如何放下一段让彼此受苦的关係

最后编辑于 2020-07-26
198 82 557

我想谈谈「看破」这件事。

「看破」只有两个字,但实践起来需要一辈子。在量化研究中,有时候我们可以用「不执着」(赵舒禾、陈秉华,2013)来测量一个人是否能够放下,但前几天的研讨会我们选择了一个很不一样的方式:质性研究。

我才发现,很多故事的细腻,是数字、p<.05、多变量等等所无法触及的。

会议当天,大雨滂沱,打了伞却于事无补,雨中的人们像极了每一个故事裏的主角,深陷痛苦又难以逃离被淋湿的命运。

我们讨论了6个有关爱与分离的故事,在我看来,其实都是关于「苦」的故事(王家齐、李锦虹与张盛堂,2014;卢怡任、刘淑慧,2013,2015):在一段三角关係中持续十多年的第三者、妻子为躁郁症(双向情绪障碍症)不堪其扰的老公、面临婆媳问题,活在「两隔不同世界」裏的空巢夫妻、被妻子精神虐待好几年却有苦难言的丈夫、独自扶养孩子却面临自我内在拉扯的单亲妈妈……结束之后我一直在想──是什幺让大家在爱裏如此辛苦,却又不忍放弃?

        律师娘说,是不甘心,我则认为是责任。不过不论怎幺说,当一个人在关係中投入了很多时间、金钱、青春,或是已经有小孩,要离开一段关係的阻力更显得难上加难(Rusbult,1980):如果我离开了,孩子怎幺办(儘管已经有一系列的研究指出怨偶不离对孩子伤更大)(陈婉琪,2014)?如果我就这样放他去跟对方逍遥,那谁来还我青春(失恋花园团队,2017)?

        的确,理论说得再多,当我们深陷其中的时候还是不可自拔,变得「道理我都懂,但就是无法改变」。说起来好像很悲哀,不过会议一整天下来,我发现一件重要的事情:当你被困在一段关係里(不论是没有结果的暧昧、总是被勒索的感情、没有实质的婚姻、或是不堪其扰的前任)的时候,别人说什幺我们可能都很难「醒」,但至少做一件事──看见关係的「局」。

进退维谷的「局」

        下面是几个典型的例子(由于同学的论文还没有正式发表,所以我就暂时不用研究中的故事了)

¢嫁入他家之后,才发现这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,可是已经不年轻了,又有2个孩子,现在离婚大家会怎幺想?先生虽然是人形立牌、关心问候帮你说话都不会、还在婆婆面前当猪队友(等等,你开始怀疑他根本就是他妈那边的),但是他不赌不酒,钱也都有拿回家(然后一边后悔当初为何要辞职在家带小孩)……

¢在一起之前,他并不知道她这幺依赖、这幺没有安全感。总是「测试」他对她的爱,当他「答对」的时候,她就会开心拥抱他,但只要一猜错,她就会觉得「你们都一样!」,把他划归到「坏人」的位置,甚至用自残、威胁的方式要他赶快回家(冈田尊司,2017b)。他在书上读到这是一种情绪勒索,他也清楚两人之间的爱已经消磨殆尽,每次被「测试」,他都觉得好累,但他又觉得结束关係很麻烦,他害怕冲突(冈田尊司,2017a),所以只好且战且走,过一天算一天……。

        我发现研究者採用的方式(叙事或现象学),或许也可以是「看见这个局」,很多时候当你练习「退一步」来看这些人(包括你自己)在「演哪齣」,或许可以稍稍知道自己为何「深陷痛苦却又不甘放下」。

        你可以在纸上画几个圈圈,代表你、你在意的人,并用箭头代表你们之间的关係,例如下图一:

然后你可以想想目前的你,最在意的事情是哪两条矛盾的线(例如不想待在这个家面对讨厌的婆婆,但同时又要顾到孩子的责任)。

倘若可以做一点点小小的「鬆动」,哪一条线最可能改变?

看破:如何放下一段让彼此受苦的关係

看看被压扁的自己

在研讨会结束之后,我发现其实大部分的「受苦故事」,当事人心理都有2个互相对立、矛盾的我(图二)。一个我是想要维繫、经营关係的我;另一个是在这段感情中觉得不愉快、想要逃脱解脱的我。真正的苦,往往不是来自于那些「表面的困境」,而是心里面那种「怎幺做都不好」的拉扯。

当我们能静下来看看并照料这两个自己,其实都是你的一部分,或许问题并没有解决,很多卡住的点还是无法看破和放下,但你已经提供自己一个不一样的观点,重新观照你的苦痛。也让那一直以来被压抑得扁扁的自己,有机会可以透透透气。

看破:如何放下一段让彼此受苦的关係

海苔熊

延伸阅读

Rusbult, C. E. (1980)。 Commitment and satisfaction in romantic associations: a test of the investment model[Article]。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, 16(2),页 172-186。

王家齐、李锦虹、张盛堂 (2014)。 日常生活的偏离与归返:反刍思考在忧郁失能经验中的角色[Dropping Out and Returning to Daily Life: The Role of Depressive Rumination in the Experience of Depression and Disability]。中华心理卫生学刊, 27(2),页 223-251。

失恋花园团队(2017)。 三角关係完全手册(电子书)。取自 失恋花园 website: http://ppt.cc/02sQv

冈田尊司(2017a)。孤独的冷漠:逃避型依恋障碍的分析与修复(邱香凝译)。台湾:联合文学。

冈田尊司(2017b)。恋爱这种病:解读自我与对方的人格,诊断爱情的现在与未来(张婷婷译)。台湾:时报出版。

陈婉琪 (2014)。 都是为了孩子?父母离婚负面影响之重新评估[For the Sake of the Children? Re-Evaluating the Consequences of Parental Divorce in Taiwan]。台湾社会学刊(54),页 31-73。

赵舒禾、陈秉华 (2013)。 不执着量表在台湾之中文化信、效度分析及其与心理健康之关係[The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 of the the Chinese Version of the Nonattachment Scale: Reliability, Validity, and Its Relationship with Mental Health]。教育心理学报, 45(1),页 121-139。 doi: 10.6251/bep.20121101.2

卢怡任、刘淑慧 (2013)。 受苦经验之存在现象学研究:兼论谘商与心理治疗的理论视野[An Existential-Phenomenological Inquiry on Suffering: A Discussion on the Theoretical Perspectives of Counseling and Psychotherapy]。中华辅导与谘商学报(37),页 177-207。

卢怡任、刘淑慧 (2015)。 处境结构分析:藉由语义学分析与反思抵达存有学理解。教育与心理研究期刊, 38(2),页 31-57。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你可能还喜欢以下内容